落马干部借打牌之名权钱交易 牌桌成为利益输送通道

落马干部借打牌之名权钱交易 牌桌成为利益输送通道  借打牌之名权钱交易 牌桌成为利益输送通道

  只赢不输的赌局

  日前,湖南省纪委监委通报了湖南省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石门县委原书记谭本仲…

落马干部借打牌之名权钱交易 牌桌成为利益输送通道

  借打牌之名权钱交易 牌桌成为利益输送通道

  只赢不输的赌局

  日前,湖南省纪委监委通报了湖南省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石门县委原书记谭本仲被“双开”的消息,其中特别提到谭本仲违反廉洁纪律,以打牌的方式大肆敛财。

  据了解,谭本仲长期与私营企业主以打牌的名义聚会,实则借机大肆捞钱。这些私营企业主把打麻将作为围猎谭本仲的手段之一,故意放水成为他的手下败将,通过“输”送大量钱财,换来工程项目承揽、项目开发等方面办事的“方便”。

  谭本仲的通报发布次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徐会良受贿、滥用职权、贪污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提到,徐会良在担任云南省祥云县委书记和大理州旅游发展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期间,多次邀约商人以扑克牌“三打一”的方式进行赌博,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641万元。相关证人表示,为了得到关照,他们在玩牌过程中会故意输钱给徐会良,私下里也都说,徐会良玩牌“只能吃补药,不能吃泻药”,就是说他只能赢不能输。

  最终,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贪污罪数罪并罚,判处徐会良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10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掩人耳目,很多赌局都是在领导干部自己家或商人家里,或者由商人提供的会所等较为隐蔽的场所进行。

  当小小的牌桌成为利益输送的通道,为了让“猎物”上钩,围猎者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四川省绵竹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冯军在打麻将的过程中,偷牌、换牌、看牌,与之打麻将的老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某些商人跟冯军打麻将,事先会将“铺底钱”装进信封单独塞给冯军,每次1万元或2万元现金。“老板约我打牌,不会和我的牌,还故意告诉我他要和什么牌,于是我就不会输,每场都是赢家。”冯军对自己打麻将“只赢不输”的秘诀直言不讳。

  经查,2007年至2018年,冯军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以赌博形式收受现金396万元,以“铺底”名义收受现金58万元。目前,冯军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起诉。

  记者梳理发现,瞅准机会从领导干部的爱好中“找突破口”的不只是企业老板,也包括领导干部的下属、亲友等。领导干部赢来的钱不只是来自商人腰包,有的甚至来自国库资金。

  湖北省房县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吕兴国在任8年,仅通过和下属及老板打“业务牌”,就非法获利55万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朱信义沉迷打牌,其下属每次都通过套取公款的方式给朱信义准备“打底”现金,朱信义则在麻将桌上赢更多的钱。

  “我也是自欺欺人,明知这样做违纪,却欺骗自己只是图个娱乐和放松而已。”原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巡视员曾繁新的这番话,道出了一些被围猎的党员领导干部的真实想法。他在台上义正词严提醒干部职工拒赌,自己在台下却嗜赌成性、借机敛财。

  赌博是国家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党员干部更是严禁参赌涉赌。揭去“图个乐子”“小赌怡情”的遮羞布,“只赢不输”赌局的背后,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这一点,其实赢钱的和输钱的人都心知肚明。

  2019年7月,贵州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蒲波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指出,蒲波“以赌博方式敛取巨额钱财,通过‘大赌’‘假赌’大搞权钱交易”。

  “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以赌博之形行敛财之实的行为,不能简单将其按常规赌博案件定性处理。”重庆市江北区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郝登建表示,依据党纪处分条例和政务处分法,党员身份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通过赌博方式收受请托人财物,其行为涉嫌受贿犯罪,应对其作出党纪政务处分后,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借赌博敛收管理和服务对象的财物,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的,或者无请托事项的,应视情节给予相应的党纪政务处分。

  由赌博结成的利益输送链条,不仅损害了清清爽爽的同事关系,破坏了“亲”“清”的政商关系,也严重危害相关地方、单位的政治生态。针对一些党员干部参赌涉赌、借赌敛财歪风横行的问题,多地、多部门开展专项整治,严明纪律规矩、净化党风政风。

  四川省委召开蒲波严重违纪违法案警示教育大会,省纪委监委部署在全省开展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赌博敛财”问题专项整治,督促整改党员干部赌博问题1440个。

  湖南、重庆等地受访的纪检监察干部表示,要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对拉拢腐蚀干部、谋取不法利益的围猎者形成震慑,斩断利益输送的贪腐链,破除权钱交易的关系网。(本报记者 于露)

【编辑:张楷欣】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