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霸”到小提琴演奏家 党华莉: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从“学霸”“考霸”到小提琴演奏家  党华莉: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古典音乐界的新新人类  编者按:随着第一批“90后”迎来30岁生日,越来越多的“9…

从“学霸”到小提琴演奏家 党华莉: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从“学霸”“考霸”到小提琴演奏家

  党华莉: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古典音乐界的新新人类

  编者按:随着第一批“90后”迎来30岁生日,越来越多的“90后”甚至“00后”古典音乐家开始崭露头角,成为冉冉升起的新星。

  虽然2020年的疫情对古典音乐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青年音乐家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大平台和演出中绽放光芒,也为整个行业带来了希望。在去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10位优秀的青年小提琴家和5位2000年左右出生的青年音乐家先后登台,他们的惊艳表现展现了后浪们的集体实力。

  历史上,众多古典音乐大师都是从青少年时期就展露出他们的艺术才华。

  让更多的青年音乐家在古典音乐舞台上绽放光彩,不仅展现了古典音乐薪火相传的力量,更体现了整个行业的未来和希望。而这也是我们此番巡访古典音乐界青年新星的初衷所在。

  疫情打乱了2020年的演出市场,让众多世界名团停下了脚步,而对于国内的音乐家,却有了更多的曝光和历练的机会。

  对于青年小提琴家党华莉来说,2020年的下半年是忙碌的。10月13日,党华莉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奏了贝多芬的《降E大调第三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并与9位青年小提琴演奏家一同获得了“第23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青年音乐家奖”。10月31日,党华莉回到曾获得第12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器乐小提琴组第一名的“福地”成都,作为从四川走向世界的青年音乐家,党华莉与小提琴家吕思清,以及曾韵、匡俊宏等青年音乐家带来了一场“未来音乐之光——川籍优秀青年艺术家音乐会”。11月20日,在德国驻华大使馆联合北京国际音乐节举办的第五场音乐会上,党华莉再度和青年钢琴家陈俊珲合作演奏德奥作品,虽然现场只有50位观众,但直播有26万次的观看量。

  持续不断的演出让此前就已通过各大奖项崭露头角的党华莉走进了更多乐迷的视野中,并拥有了自己的拥趸。

  “学霸+考霸”

  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党华莉的小提琴之路可谓闪光熠熠,10岁那年以专业排名第一的成绩被星海音乐学院录取,成为建校以来年龄最小的学生。6年后,她又以小提琴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童卫东教授,继而被学院免试保送攻读硕士研究生。2018年5月,她成为中央音乐学院首位小提琴演奏专业博士研究生。

  学霸还不足以涵盖党华莉的经历,这个1995年出生的女孩还是各大奖项收割机,她先后获得第四届欧亚东京国际青少年小提琴比赛青年组一等奖、第一届珠海莫扎特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小提琴C组第三名、2017什洛莫·敏茨国际小提琴比赛第一名、2019年第12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器乐小提琴组第一名……这一连串的成绩单不禁令人惊叹这个女孩过硬的专业素养和强大的心理素质。

  而党华莉却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虽然自己获得了很多第一名,却并没有因此收获太多自信,反而是那些失利之后的成功,让她找到自己的位置,重拾信心。大二那年,她到青岛参加第十届全国青少年小提琴比赛,却在第一轮遭到淘汰,让党华莉的自信心跌到了谷底。幸运的是老师童卫东并没有因此对她失望,一如既往的鼓励,让她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

  重拾信心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真正让党华莉找回自信的是入选中央音乐学院“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计划”。“这个计划肯定了我的专业能力,当时知道自己通过了考试,就觉得有了底气。”按照“培养计划”要求,党华莉在每个学期都要开一场音乐会,每场音乐会一个小时左右,而且是带观众的。无论是从曲目的准备,还是心理素质的锻炼都有着质的飞跃。2015年,党华莉赴美国参加了著名的“草山音乐夏令营”。7个星期紧张的封闭训练,让她为日后的比赛积累了大量的曲目,也更加树立起了信心。

  党华莉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人生没有白走的路:“夏令营的老师让我在7周里面学习了一整套协奏曲,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在学校里面,一般期末考试我们可能只演奏协奏曲的一个乐章,很少有机会演奏一整套曲目,这个机会让我接触到了很多作品。而拔尖人才音乐会拉的那些作品都是我想要去参加比赛用的,等于是我借助了拔尖人才音乐会预演了我比赛的内容,这对于一个演奏专业的学生来说太重要了。”

  独立和思考

  音乐就是个人气质的集中展现

  作为一位非音乐世家出身的孩子,党华莉在音乐之路上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妈妈的坚持。

  和其他孩子一样,党华莉笑说自己小时候练琴也是属于“逮着机会就溜,为非作歹型的”。而党华莉的妈妈却对音乐有一种执著,“她会不停地去买很多音乐唱片放给我听,让音乐渗透到我的生活中。”

  由于早于同龄人入学,当小小年纪的党华莉开始接触各种演出,和交响乐团跑不同的地方参加比赛的时候,党华莉感受到了父母很早就让她独立的好处。“去比赛、演出,都是我一个人,我就要考虑到所有的事情,比如行程、需要准备的东西等等,一下子整个人都变得成熟了,这些都会影响到我的演奏。”

  上大学后能听到,甚至直接参与到很多演出,这让党华莉的进步很快。老师童卫东总会问她:“你为什么会这么去演奏,你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带着这些问题,她会对自己的演奏有更深刻的思考。

  “跟交响乐团合作,去演奏一个半场或者整场音乐会很不一样,你需要有某种气场,有某种震慑力才可以去完成。”这些年的历练让党华莉逐渐成长为一名淡定从容、处变不惊的青年演奏家,她说:“一个人的音乐就是一个人气质的整体展现。希望我的音乐能把我的光彩发挥出来。”回想一路走来,党华莉坦言有很多人给了她很多帮助:“我也很希望通过我自己的表现去回馈他们。”

  文/本报记者 田婉婷 统筹/刘江华

【编辑:田博群】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admin